主页 > N馨生活 >很庆幸李宗盛还在红尘里陪我们打滚 >

很庆幸李宗盛还在红尘里陪我们打滚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   来源:N馨生活    

很庆幸李宗盛还在红尘里陪我们打滚

上海依然一票难求,遂加一场。2015年1月9日晚的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和去年3月场一样座无虚席,很可能成为今年上海票房最好的演唱会。

李宗盛的三个家

李宗盛的「火」,原因有很多。八年前,他的「理性与感性」演唱会在中秋时候来到上海。彼时的他早已解除和「滚石」的合约,头发还没白,很久没拿出像样的创作,已经结束第二段婚姻定居北京,造琴事业也刚刚开始。

对于歌坛和观众来说,多一个失意老男人或者少一个都没多大关系。种种原因加在一起,让那场演唱会的票房与今日相去甚远。

而如今,他终于找到一种方式来表达这些年颠沛的生活,也因为尚且希望被理解,所以苦熬十余年终于写出《山丘》。现在的李宗盛定居北京超过十年,当台湾来的朋友需要适应他的北京口音的时候,他早已适应了客居的这座庞大城市。而「纵贯线」已纵横南北让所有人见识了老男人们的魅力,深夜囿于厨房的失婚男人和专注的制琴师身份亦广为人知。

另一方面,听他的歌长大的一辈人都已渐入中年。当他们在台下的黑暗中泪眼朦胧地望着台上,看老李唱到《当爱已成往事》或者《问》的时候擦一把老泪拍拍胸口才能继续唱下去的样子,回忆起的必然是自己的往事。什幺都做不了,至少有个李宗盛和满场的人陪着一起为往事洒泪,是多幺安慰的一件事。

这次巡演的压轴,李宗盛选在了台北、上海、北京。这三座城市有(过)他的三个家。看过他在这三个家的轨迹,大致就会明白是什幺造就了今日台上的这个老李。

李宗盛的三个家,台北北投、上海、北京。北投是「长辈送的旧毛衣,明显的过时,却让人满心温暖」。在那里,知道他是潘老师(李宗盛的母亲是小学老师)儿子的一代差不多已经凋零,能认出他就是那个送燃气的却依然大有人在。2000年,他和滚石十七年的合约到期。市场的主导让他这个制作出身的旧式音乐总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于是带着英雄无用的满腹牢骚离开,决定携家小去往上海。这满腹的牢骚十几年了他都没有抚平,最后终于借由「越过山丘,虽然已白了头。喋喋不休,时不我予的哀愁」(《山丘》)唱了出来。

接下来是上海。在上海的两年半,他无所事事却有大把时间,如今能回忆出的却只有一串简短的关于地点和人名的记忆:古北家乐福、名都城、丁香花园、瑞金医院、广播大厦录音棚、小仇、小风、小鸡、爷叔…….回忆困难,只记得「活得像一碗隔夜面条那样缺乏光泽、松垮肿胀」。离开上海搬去北京后不久,他的第二段婚姻结束。

在北京,厨房和豆各庄的作坊成为李宗盛的两大据点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「给孩子做饭给我极大的寄托,让我不至于垮掉。琴在14岁的时候救过我,我肯定它在46岁的时候也能救我」。
台北让他成名又失望离开。上海是转折,以一段婚姻连接两个身份——音乐人和制琴师。北京则是救赎,是「无论什幺时候回想在北京的时光,都将感到温暖与安慰」的地方。

他唱得我们在黑暗里掉多年前的泪

尽管此次上海演唱会李宗盛换掉了之前1/2的歌,循的依然是自己在这三座城市的脚步,从「自己」-「男女」-「自己」。

「你说你喜欢我的词,总是道出你心中不欲人知的事」(《阿宗三件事》)。晚上八点半,李宗盛上场。上次是以粉红衬衫毛毛熊的姿态,这次索性是骑一台16年的老摩托穿黑色西装背心的老熊。开口便是摇头晃脑的一首《一个人》。《生命中的精灵》之后他大喝一声:「大叔在这儿呢!」,一口京腔,是要开始唱戏的架势。接下来他便在这方寸舞台把自己的情路又走了一遍。

年轻多情的时候李宗盛把情写得深情又绝望,而今《寂寞难耐》、《让我欢喜让我忧》由他唱来却已没有了记忆中的切齿,变成「DirtyOldManBlues」;《阴天》、《夜太黑》他卖萌,是「终于能准确地写女性」,「夜店胡混到凌晨四点之后写出来的」。

《最爱》的时候他坐在自己的「房间」里,双手合十,气氛沉静下来。他翻开苦涩的往事,开始讲每首歌后面的故事。

《结束》、《你走你的路》、《旧爱新欢》、《当爱已成往事》,四首和女歌手们的隔空对唱。当台下的观众们已经多年不为旧感情落泪的时候,李宗盛依然如预期般快要哭出来。此时,他已经决定做个实实在在的大叔,林忆莲却不断探索新的音乐,常赤了足在舞台上跳舞,与他逆向而行,且不再提这段感情。不要怪他多少年了还念念不忘,总好过从假装潇洒到真的忘了,成为又一个铁石心肠的现代人。

李宗盛可爱的地方在于他从未试图越过山丘、超然物外,不像很多音乐人一样以为能够看穿而匆匆拂落一身红尘。你听那「医情伤,虽无法良方,该来的不必慌。先止住专情,再戒了念念不忘。再试试用两年,模糊了初恋模样。才好指望,从此再无关痛痒」(《怀珠》)的一本正经,「时不我予的哀愁」(《山丘》)的顾影自怜,真是让人暗自想笑又免不得被牵动神经。

情路坎坷,「岁月你别催,走远的我不追,我不过是想道尽原委」《给自己的歌》)就像一句结语,唱给所有不勇敢的现代人听。你笑他唱出「是空空蕩蕩,却嗡嗡作响,谁在你心里放冷枪」这样在速食社会不合时宜的怨怼歌词,却不得不承认自己需要的,正是这样一声遥远的共鸣。很庆幸李宗盛还在红尘里陪我们打滚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