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I恵生活 >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 >

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

发布时间:2020-06-19   来源:I恵生活    

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

生物在寒冷的海水当中通常繁殖良好,
但结冰却是危险的事,无论在生物体内或体外。

史蒂芬.帕隆比、安东尼.帕隆比
译|
潘震泽

  读者可以想像一下,十四世纪一座城堡笼罩在闷热的夏季热浪之中,城堡厚重的石墙虽然凉爽,但空气甚是潮溼,使得露水在墙上凝结并往下滴。明亮的阳光从会客厅高耸的窗户倾泻而入,一批客人正在厅内等着国王一一接见。为了感谢国王的好客之情,这些客人以冰凉的异国美酒做为礼物。国王接受了礼物,并吩咐下人摆桌饮宴。僕人给访客取来酒杯,但在国王面前放了一只较小的容器:狭长而带有凹槽,白皙如同骨头,雕刻成马的形状。外国访客皱了皱眉,心想:难道国王自大、特意要凸显自己与客人不同?等僕人把酒杯都斟满了,国王举杯起身向客人敬酒;他浅酌一口,与客人一起落座。有位客人开口说:「大王,恕我冒昧问上一句,您用的是什幺杯子?」国王一听笑了起来,把酒杯举起,朝有阳光之处照去。

  「这只杯子,」他刻意停顿一下,以加强说话的效果,「雕自独角兽的角;那是住在很北边的北蛮人捕获的。你们可知它的特性?」客人点头,但国王仍继续说道:「除了其他性质之外,它可以在瞬间中和任何毒药的药效。我对人一向信任,」他环视坐在身旁的客人,「但我们处于一个危险的时代,对人不得不防。」

  上述细节是杜撰的,但场景却是真实的。几世纪以前,独角兽的角在整个欧洲的市场都是奇货可居。商旅从欧洲北边将其带回:有如象牙辫的细緻圆柱,长度可达数公尺。传说中这些角对毒药或魔法都是强力的解药,因此整个欧洲大陆的君主都愿意以超过等重黄金的价格收购。 伊莉莎白女王一世就以一座城堡的价格购买了一只镶了宝石的角。

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

  不用作者多说,读者也知道世间从未有过独角兽存在,但这些角必定来自某处。它们确实是由北蛮人(古代的斯堪地那维亚人)从猎物身上取得的,只不过这种猎物并非陆生动物,而是生存在北极海黑色冷冻海水当中的动物:他们捕猎的是称为独角鲸(narwhal,学名Monodon monoceros)的小型鲸豚类。

  独角鲸的英文来自古北蛮语,是尸体的意思。北蛮人是最早发现这种带有长牙鲸类的欧洲人;他们看见皮肤带灰色斑点的独角鲸身躯浮在海面上一动不动,好似死人的浮尸,故此得名。独角鲸成群活动,一群可有几十头之多,翻搅在大块浮冰之间的海面,以鱼类及乌贼为食。牠们最大的族群出现在东加拿大北极圈与格陵兰附近,也是北加拿大因努特原住民传说中的主要角色;因努特人是最早碰见独角鲸以及捕猎牠们的人类。

  「独角兽」的角成为中世纪欧洲收藏家的主要商品,在所有珍奇宝物当中占有一席之地。 事实上那不是什幺角,而是奇长无比的牙齿:从雄性独角鲸左上颚长出的前齿。雌鲸通常没有这种长牙,但稀罕的例外也是有的;更罕见的是长出两根圆柱形长牙的雄鲸,左右各一,塞满了已经拥挤不堪的嘴巴。独角鲸的长牙平均有二.五公尺,附在牠们四点五公尺长的身体前端 ,就算在海中,也笨拙得可以;要是有这种牙身比例的陆生独角兽存在,那幺整个脸部都会被角的重量给压在地面,动弹不得。

  由于这种鲸齿的突出美感,博得了欧洲各个君主的喜爱,独角鲸自己似乎也是这幺想。长牙无涉存活,因为没有长牙的雌鲸一样活得好好的,其行为与雄鲸也大抵相同。长牙属于第二性徵,是为了吸引异性交配用的。雄鲸用它来争取雌鲸,有时两头雄鲸会以彼此的长牙紧靠着不放,就像两个决斗的牵线木偶那样笨拙;你可以想像自己与决斗对手都用嘴巴咬着一根扫把柄进行打斗。这种行为象徵意义大于真正的暴力,更像摔角,而非打架。雄性独角鲸会固定在泥泞的海底觅食,但除了用来争夺异性外,其长牙究竟还有什幺实际的功能,目前仍然未知。

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

  独角鲸是在地球上最寒冷海域进行迁徙的物种。在北极圈的夏季,可以看到牠们石灰色的身影在大浅水滩跳跃。大多数极带物种在夏天大量进食,以贮存冬季所需的热量;夏季富含养分的冷冽海水以及几乎永恆的太阳光照,使得生物在其中大量繁殖。独角鲸却反其道而行:针对其饮食的研究发现,牠们的胃在夏天都是空的 ,进食出现在冬天牠们前往南边空旷海域避寒的时候。就算是在一年当中最冷的季节,牠们还是固执地留在北极圈以内。牠们往南边迁徙,可以避开一年当中最糟的冰块堆积,免得被困在海岸边上。 一旦牠们进入广阔的深海,就会潜入八百公尺深的海底,尽情享用底栖的鳕鱼、大比目鱼还有虾等食物。过冬的独角鲸每日花好几小时在海面与深海之间反覆升降,累积大量里程,进食大量海鲜以补充热量。

  无论是在生理还是行为上,独角鲸都演化出对冰冷环境的适应,但起初牠们是生活在较温暖的海域。化石证据显示,约三百万年前,牠们的祖先在温带海洋遨游 ,而现代独角鲸与其表亲白鲸(beluga)只局限在北极生活。牠们对气候的适应,与前一章提到在加利福尼亚湾生活的小头鼠海豚极为相似,但方向却完全相反。生活在有如洗澡水般温暖海域的小头鼠海豚体型小,拥有超大的胸鳍与背鳍,以供散热之需,独角鲸则採行相反的做法,体型比鼠海豚大,不但胸鳍小,而且完全没有背鳍。这种适应有助于保存热量,也使牠们容易在北极成堆大块浮冰当中的微小开口进出。就算是在北极的夏天,难以预期的浮冰也可能堆满海面,使得鲸鱼难以探头呼吸。

  独角鲸与表亲白鲸都拥有进步的回声定位器官,从头骨前方的软圆型鼓起、到下颚充满脂肪的腔室不等。这些强化的器官可集中向外发射声音脉冲,并且接收朝它们弹回的反射波。独角鲸的这种超大型装备,可能有助于牠们在黑暗的深海中觅食,或者对附近的大块浮冰做精细的勘测。準确的回声定位可以告知鲸鱼哪条路是死路,哪条路可能通向宝贵的吸气孔隙。

  多数鲸鱼生活在开放的海洋之中,水面没有什幺阻碍,但生活在北极的鲸鱼,就需要声纳告知更多环境资讯。

 

(本文为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部分书摘)

北蛮人带来的海中独角兽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海洋的极端生物》 The Extreme Life of the Sea

作者: 史蒂芬.帕隆比(Stephen R. Palumbi)、安东尼.帕隆比(Anthony R. Palumbi)

出版:卫城

[TAAZE] [博客来]


上一篇: 下一篇: